碳减排加速,我们不需要煤炭了吗

碳减排加速

煤炭行业感受到了压力

在碳减排目标约束下之下,煤炭行业感受到了压力。

近期,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和世界煤炭协会的一份联合倡议书指出:"我们正深陷于一场极端的争议中,否定煤炭作为未来低排放的一部分,也忽视煤炭对诸多发展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经济支撑作用。"

"煤炭工业数百年的发展史已经证明可以实现代化,能够通过创新和技术进步应对运营和环境挑战;可以通过与政府和投资者的合作支持经济发展。"这份倡议书指出:"我们的世界仍然需要煤炭,煤炭工业不会消失,而是向洁净煤方向过渡和转型。"

煤炭消费被认为是气候变化的"罪魁祸首"之一,近年来,德国、智利、希腊、荷兰、芬兰等国家在逐步"退煤"。在减缓气候变化影响上,中国也按下了加速键。2020年9月22日,中国对外宣布了应对气候变化新目标——二氧化碳排放力争于2030年前达到峰值,努力争取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。

中国此前对外承诺的目标是,到2020年,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下降40%-45%,到2030年,碳排放强度比2005年下降60%-65%;2030年左右,碳排放达到峰值并争取尽早达峰,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到20%左右。截至2019年底,我国碳强度较2005年降低约48.1%,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达15.3%,提前达到对外承诺的2020年目标。

"横向来比,从达峰到我们实现碳中和需要的时间比发达国家缩短30年左右,这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挑战,也显示了我国应对气候变化工作的决心和力度。"生态环境部应对气候变化司司长李高在生态环境部的10月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我国将采取更加有力的措施控制化石能源消费,特别是严格控制煤炭消费,包括合理控制煤电发展规模。同时,将加大非化石能源发展的推动力度,特别是加大力度发展可再生能源,构建能够适应高比例可再生能源应用的工业。

由于电力行业用煤在煤炭消费量中占据了半壁江山,控制煤电的发展规模已经是确定的趋势。对于煤电装机未来的走向,有专家近期表示,要实现2030年碳排放达峰、2060年碳中和目标,我国煤电装机必须在"十四五"达峰,并在2030年后快速下降。

与煤炭、火电受到的明显冲击相比,可再生能源迎来新的发展机遇。水电水利规划设计总院副院长易跃春在近期举办的"中国新能源电力圆桌(光伏)"专题交流会上给出了一组数据,按照"到2030年,非化石能源占一次能源消费比重的20%,2025年非化石能源占比达到18%"的最基本约束性要求测算,"十四五"期间可再生能源发电累计装机容量要达到13亿千瓦以上,新增装机要达到4亿千瓦以上,在新增电力装机中超过60%。根据中国能源转型以及提高气候减排自主贡献能力要求,最基本的约束性指标不能满足发展需要。为提高应对气候变化自主能力,每提高非化石能源占比1%,需新增以新能源为主的可再生能源装机1亿千瓦。

但由于以风电、光伏为代表的可再生能源发电具有间歇性和波动性,其发电占比的提升给电力系统的安全性和稳定性带来挑战。在技术手段、经济承受能力以及相应的体制机制保障发展起来之前,可再生能源不宜盲目扩张。而作为基础性能源的煤炭,其生存与定位问题值得关注。